亦暮紫黎

你真可爱!
就是说你(⁎⁍̴̛ᴗ⁍̴̛⁎)

【点梗】【富佣】Pardon me

@zwes 看这里。

       赫布里底的早晨注定都不大平静。以往可能是因为盗贼又抢走了歌姬的甜点、斯卡哈又搞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之类的......
       这次出岔子的是佣兵。
       从佣兵的房间里走出来的是身穿黑色泛着黑紫色光芒的铠甲、拥有着扭曲而离开了身体实体化的纹身和似乎被黑暗侵蚀了一半的深沉而污浊的眼睛的——佣兵。
       虽然有些接受不了但是的确是佣兵。
       “我是未来的佣兵。”在乌莎哈的追问下那个人、他是这么说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嗓音低沉而沙哑,仿佛已经许久没有说过话了。他的眼中满是消沉的敌意,像是已经决定好了要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受伤而疲惫不堪的凶兽。
        这不是佣兵。起码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佣兵。
        富豪用着不怎么友好的商业微笑面对这个佣兵,而佣兵只是用着复杂而微妙的眼神看了看他。
怀念,有着些许敌意和自暴自弃的疯狂的眼神。
        ......啊啊,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斯卡哈宣读着分析结果,重点在最后一句——“这个世界的佣兵三天之后大概就可以回来了。”
        他看到了那个佣兵抿紧的嘴角放松了一丝。
        对抗外敌的战斗甚至随着这个佣兵的到来而轻松到不可思议,褪去了石头的王者之剑直接砍击外敌龙,宛如陨石落地般的力量将外敌龙直接击破。
        不需要歌姬的支援也不需要富豪帮忙防御,盗贼甚至没有插手的机会。
        当然这个佣兵无法避免的受到了伤,他几乎是迎着外敌龙的攻击直接冲上去的。别说流血了,腹部甚至被外敌龙吐出来的冰箭穿了个洞。
        在斯卡哈严厉教训这个佣兵的时候,富豪从这个佣兵的眼中看到了欣喜、怀念、遗憾和不舍。
        ......抖M吗?
        在歌姬使用召唤魔法将他治愈了之后,富豪决定找他谈话——他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把原本应该阳光而......总之正面的佣兵变成这样。
        “你本来也是是赫布里底的佣兵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对佣兵的话,客套话是没用的,富豪直接进入了正题。
        那个佣兵垂下眼帘片刻后深深地看了富豪一眼。“我们成为了王之后,世界开始了战争。”

        歌姬成为了王之后总算是稳重了些,但在这种时候也不免慌乱。“怎...怎么办?!他们说什么不列颠只能有一个王......其他的都要杀掉什么的......这怎么可能!他们早就已经选择了王了!那么我们怎么办?被杀掉?!”
        意外的,最后是盗贼作出了选择:“逃吧。”
        此刻他们已经不再是刚刚得知“多余的”王要被杀掉这个事情的他们了。斯卡哈和乌莎哈都已经死去,还有一直以来的那些伙伴也——一一死去了。
        他们也曾试图一直坚守在赫布里底,理所当然地失败了——那是集结了无数王的力量的军队。他们几乎将死去的王留下来的财宝、武器和骑士都用来武装这支军队,如果这样还攻克不下小小的一个赫布里底,那就是史上最大的笑话了。
        于是他们逃了。
        抛弃了国与国民的王在某一天被暗堕因子感染了。 实际上——自宣布不列颠只允许一个王存在的那天起,他们就不再是王,甚至连王位候补也不算了。手中的王者之剑不过是一个复制品、一个笑话。
        正如他们一样。
        暗堕的种子从那时应该就已经种下,只不过在不列颠军队追击中它才渐渐发芽,然后在某一天——
       首先显出不对劲的是歌姬。她突然再也唱不出能够治愈人心的歌。连自己也无法治愈的歌者是唱不出治愈别人的歌的——她原本柔软的心在被否定之后被砂石渐渐磨出了厚厚的外壳,不知道有多久她因为逃亡疲惫而唱不出歌曲......就算有闲暇的时间也不唱了。终于在某一天她唱出了歌——
        在战场上,面对着追杀自己的军队,唱出了他们从未听过的悲伤而黑暗的曲调——随着歌声到来的是他们的死亡通知书。重压使他们精神崩溃宛如心脏也碎裂了一般。
       然后是盗贼、富豪......最后是佣兵。他心里的兽无可奈何,将藏在柔软皮肉下的尖利爪牙释放了出来——即使筋疲力尽。
        这只是为了保护同伴,保护一直都站在一起的同伴......
        过度希望保护同伴的心情变成了偏执,终于有一天他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命——要是自己死去,换来同伴的安全和自由就好了。
        他每一天都更加不能控制住自己,每一天都更加像一头凶残而不顾一切的凶兽一般——哭泣。在牢笼中哭泣时拼命护住自己的领地。知晓一切的同伴拍拍他的肩膀——

  「君のことを庇う身にもなって欲しいものだ」

   ——但是已经不再能够这样了。
        “之后我们就作为背叛者将不列颠直接毁灭了,”这个佣兵的深紫色眼眸直视富豪的眼睛,“说实话,我还是觉得这里的一切果然只是催眠魔法。法莎莉亚那样的存在以及和平到过分的这一切我可从来没有经历过。”但是即使是催眠魔法我也想再次感受一次这样的和平。
       富豪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原因。虽然从这个佣兵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绝望令他想到了无数可能,但亲耳听到对方说出来的事实总要比无端猜测更加震撼。
       他思考了很多,为什么这个佣兵不知道法莎莉亚与赫布里底的合作、为什么未来会变成这样以及......那个世界的自己对佣兵的感情只是“交付生命的同伴”吗?
在关乎生死的问题当中思考另外一个自己的感情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思考了许多后唯一能说出来的一句话是——“我还想保护你。”
        这个佣兵瞪大了眼睛。
       “我不会让那样的未来发生的,你看,你也没有曾和未来的自己交换的记忆是吧?更别说法莎莉亚......”“嗯。”这个佣兵打断了他,终于露出了笑容。“我相信你。如果这个世界的你们连法莎莉亚也能够说服的话......”
        “我相信你们。”
       他们在剩下的时间里去看了现在的赫布里底,久违的和平使这个佣兵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连他身上可怖的暗堕的特征也渐渐平静下来。
       在第三天的时候。“我会将这边的事情告诉她们的。”他露出宛若阳光一般的笑容,“那么再见,谢谢你。”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