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暮紫黎

你真可爱!
就是说你(⁎⁍̴̛ᴗ⁍̴̛⁎)

【原创】【双黎】废物利用

  温柔勾起的嘴角和弯起恰好角度的眼睛,整个人都闪耀着名为“温柔”的光芒。
  紫黎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表演着,错的仿佛永远不是她,受害者仿佛永远是她——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人不可能没有阴暗面。
  于是,紫黎被自己杀死了。
  首先被摘去的是嫉妒。这样的情绪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爆发过了,在家人的“教导”下,仿佛成了碰一下就会变成枯骨的毒酒,被谁掠走——也因为沉浸在自己虚伪的温柔中没有发觉。
  然后是仇恨、阴谋、愤怒.............
  在取走了最后一丝隐匿于皮囊之下的情绪后,在紫黎突然在大部分时候只能感觉到空虚之后.........
  之后,我诞生了。
  她是矛盾而不愿意放弃一切的贪婪成性的人,以正义而美好的言辞,模棱两可地伤害别人。
  我知道她所写的故事。
  追逐所爱之人慢慢被自己杀死的意识体少女,将他人做成人偶的女孩,生前是人斩的妖怪少年,神灵....不过是她心中自己的虚影。所以你看,这是何等自视甚高的女人?
  虚伪,虚伪,虚伪。在她耳旁不知是谁指责她。那时她声音已经开始嘶哑,断断续续地用像被砂纸打磨粗糙一样的声带反驳。
  为什么反驳?她本来就是虚伪的人。连爱也是朝夕相处的依恋偷换概念,希望所有人都能爱上她为此不惜编造谎言,她占有美好制造虚伪。
  这正是我厌恶她的地方,她温柔寡断,她的身体也和她的性格一样,撕扯皮肉和骨骼,筋肉连接在一起意外地紧实难撕扯开——明明肥胖丑陋极了。
  她挥舞比她还高的刀双手颤抖着砍下了我的一只腿,然后她用她的战利品将我踢开,我的两条腿都被她夺取了自然被这虚伪的女人踩在脚下。
  已经到这样的时候还不忘记自己虚伪本色的女人演起了自己才能看见的独角戏,痛苦地呜咽着,双手还在颤抖.......
  只有半吊子才会这么做。我趁机会咬住了她的咽喉,粗暴地撕扯下她脖子那里的骨头...——到底叫什么我并不需要知道。
  她疼得哭起来了。但是脖子已经被我夺走了,不会有人再听到她令人作呕的无病呻吟。
  然后我就将她令人作呕又不得不吃的身体吞下去了, 我拥有了作为一个独立人格的权利。说话,智力和爱人的权利....不,爱人的权利这点我和她一直都没有。
  是我在她耳旁低语将她残破不堪的身体再利用,将空虚自卑寂寞孤独的她吞噬殆尽。
  我们始终都是自我利益最优先的自恋者,当然不可能爱上别人。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