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暮紫黎

你真可爱!
就是说你(⁎⁍̴̛ᴗ⁍̴̛⁎)

【原创】以泪水的分泌速度测量悲伤程度

不安全感、不安全感、不安全感、不安全感、不安全感、空虚、空虚、好寂寞、寂寞、寂寞、人?死去了离开了过世了无法无法没有任何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树根突出来的石砖、人...血、皮肉白色、筋、血?血?血血血血血车、车!!!
可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朋友呀?
沉默片刻后抱着被子紧紧蜷起,左右都是柔软的枕头想象它们是宽厚的臂膀。即使是这样也总要离开这样温柔的安全的地方的呀。
夜晚似乎永远也不会过去一般,狂欢的人当它是庆典,更多人在这个时间品味孤独。
当然,最多的人打算睡觉。
这不好笑哦?
没有足够安全的地方的很久很久以前,睡觉无异于随缘自杀。野兽叼走睡梦中的人类撕扯肉体脂肪宛若糯米似的一粒粒一粒粒缓缓缓缓缓缓流了出来,惊醒的眼睛瞪大没能再闭上。
睡眠是多么卑鄙无耻却又浪漫!当你无法确定能否在黑暗中看到一张熟悉陌生幼稚成熟的脸,小丑或者人偶?
离开吗?离开吗?离开吗?离开吧!
即使逃离人间也不会有比人间更加适合你的地方,自以为是的想法永远也不能告知同伴结果。你是同行者吗?是我的同伴吗?是我的而不仅仅是“我的”?
你会是我的一部分吗?躯壳灵魂思想任选其一还是相互混杂?你该怎么证明你不是虚假的无法触摸真实自我之物?
即使你触碰到了我呀,即使你真的触碰到了我呀。
你又能干些什么呢?能杀死我吗?能拯救我吗?能叫醒我吗?还是带着病毒拥抱我,让我在充满爱意的温度中被侵蚀殆尽呢?
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爱我呀。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