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暮紫黎

你真可爱!
就是说你(⁎⁍̴̛ᴗ⁍̴̛⁎)

【原创】【双黎】单人幸福机制爱意援助

   她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呢?紫黎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卷来卷去枯燥乏味。
  她们只在梦境的黑暗中接触过对方,这个让自己的大半情绪都丢失的罪魁祸首,她清楚地知道对方的发间别着一朵荼蘼花,却对她的五官发色衣着一点也不清楚。
  在意她吗?喜欢她吗?讨厌她吗?爱着她吗?
  不可能。将自己所有的爱意全盘否定,太过了解自己使紫黎变得病态般的“清醒”与“冷静”。
  那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笑着的恶魔将罪证一一陈列在犯人面前,“恋爱禁止”,恶魔依旧笑着,即使是焦糖的气味也不会让人感到任何温暖。争辩过多反而完全没有说服力,失声的少女写起了日记。
  闭嘴...花、荼靡?大脑,蠕动的蛆虫...吐出来了吗?黎?腿?喉咙也...?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肉块肉肉肉粘稠的血红赤黑肉肉肉伤口结痂酒精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到最后喊出来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皱皱眉头,翻了个身,似乎做了个噩梦。
  今天被杀了几次啊,迷迷糊糊间,少女想起了这个问题。
  今天很幸运,只有两个人死亡。紫黎回答。
  其中一个没有我吗?有我吗?我是被描写的人吗?我是妄想吗?是被虚构的角色吗?是虚构者吗?是妄想者吗?是虚构的妄想者吗?
  无解 无解 无解 无解 无解 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
  今天也是无解明天也会是无解吗昨天是无解今天依旧是无解吗我是谁啊谁能成为我吗我所说的我只有我一个人吗我是一个人吗我能算是生物吗缸中脑是我吗还是说我是科学家呢或者说我是缸中脑的材料吗意识到这个的我又有什么用处呢徘徊在已知解与未知解的边缘的是谁呢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过去了的是什么是我的意识吗还是真实的时间啊?
  这是我想象的世界吗?能算是一个世界吗?在这个躯壳中的灵魂能被称作我吗?
  我的灵魂的躯壳的灵魂的躯壳的灵魂的躯壳的灵魂的躯壳的灵魂的躯壳的灵魂的躯壳的灵魂的躯壳的灵魂的躯壳到了最后是什么样子啊?是肉块吗?是肉块而已吗?还是丑陋的跳动着的心?
  为什么运作的是大脑却硬要把心作为栖息地呢?
  我被杀死了吗?我杀死她了吗?
  终于死了,好幸福啊!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