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暮紫黎

你真可爱!
就是说你(⁎⁍̴̛ᴗ⁍̴̛⁎)

【原创】愿你被世界所爱

邹梓舟还是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呢。她终于不需要上课啦。
今天一大天早起来,没有闹钟也没有妈妈有些不耐烦的催起床的声音,今天应该是假期吧!她有些不太确定地想。
她身体弱,不是在医院里就是在家,为数不多的在家的日子里她会被催着上学,而她总是不需要去记今天明天星期几的。
不在医院里度过的世界她就和别的孩子一样,看上去健康得很,可以跑闹尖叫。外面可能刚刚下过雨?她眯眼看着地面,湿湿的,她没有配眼镜——尽管她近视程度不浅。
“趁着妈妈不在,我悄悄跑到楼下踩水玩儿吧!”她想了也就这么做了。她瞧瞧看了,家里没有人——于是她小心地从自己房间的阳台翻到外面,小心翼翼挪到一扇窗外,窗没关,她直接翻了进去。电梯已经被摁好了,同层的年轻的妈妈和她的儿子——意外地安静,也不是所有孩子都是熊孩子嘛!电梯被一同乘坐的恶作剧的小孩每一层都按亮了,她悄悄翻个白眼,都是熊孩子!孩子的妈妈无奈又宠溺地教育孩子下次不要这样了,没理邹梓舟。邹梓舟想,教育什么呀,不先向我道歉吗?没礼貌!
大厅的大门又是大敞开的,空空落落的,一直开着门,精密的电子锁在那里,又有什么用处呢?她有些愤怒,但想起自己似乎没带钥匙,想要关门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还好没人。
她才注意到自己的鞋是布鞋——她最喜欢的那双,好像就不能踩水了?天色虽然暗但是也没有淋到雨——没有下雨那么那些胆小鬼为什么还撑着伞?胆小鬼——!
她蹦蹦跳跳,像是跳舞,后来她真的跳了起来。
她小声哼唱,后来她大声地将自己编的歌大声唱了出来。
她看见了自己的朋友,她停下来喊她:“嘿——月月!”
昵称是月月的少女没有回头,甚至一点反应也没有。
怎么这样!邹梓舟有点不舒服。虽然她平时就不容易被注意到,但那可是自己的朋友呀!她一定是有些心烦,或者没有听到。邹梓舟小跑追上了月月,在她周围蹦蹦跳跳,想要引起挚友的注意,但是挚友还是不理她。
我彻底生气了,她想。好吧,不理就不理,谁怕谁呀!于是她快步向前走,其实也不是很快——刚刚好比自己挚友慢些,可以被她超过。
再走四步,不,十步。如果她还不道歉,我就再也不和她玩儿了。
可只五步她就忍不住了,她转身,然后她的挚友就穿过了她。
......原来是这样呀。
原来我已经死掉了呀。

评论

热度(4)